ATFX张顾问:( 微信/QQ:310717870 ),微信QQ同步,电话咨询:13211511143,欢迎咨询,欢迎分享。
当前位置:ATFX > ATFX市场分析 > 今日汇评 > 正文

欧元集团主席离职寄语:不要浪费一场好危机

07-03 今日汇评

56岁的欧元集团主席森特诺表示:

“假如我可以给继任者提一个建议,那就是要让财长们保持’清醒’,因为我们需要他们来解决欧洲的难题。” 

森特诺的任期将在2020年7月13日结束。新任欧元集团主席的选举投票将在7月9日进行,任期为两年半。此时的欧元区还处在疫情后经济衰退的风暴眼中,欧元所面临的危机,并未缓解。

不要浪费一场好危机

距离离职还有10天,现任欧元集团主席马里奥-森特诺与比利时布鲁盖尔经济研究所所长Wolff Guntram做了一场“云”对话。在这场对话中,森特诺给继任者的忠告就是一语双关的“保持清醒”,他透露,欧元区的财长们也十分尽职,他们经常从日落开会到天明。

马里奥-森特诺被称为欧元先生(Mr. Euro),他是葡萄牙财政部长,在任部长时在短短数年内大幅改善葡萄牙财政,降低了预算赤字,提升了葡萄牙的国家评级。这一切政绩让他2017年12月轻松当选欧元集团主席。

能在漫漫长夜保持清醒,这是森特诺认为这是欧元区的财长们需要保有的最宝贵的品质。如今,欧盟深陷由疫情危机引发的诸多矛盾和社会经济问题,森特诺的点评十分精到:

“经济一体化最大的障碍就是信任的缺失,疫情则需要此时的欧洲能够在信任上再往前迈一大步,从而在政策行动上达成进行前所未有的通力协作。此前欧盟经历了26个季度的连续增长,创造了1300万个就业机会,有欧盟国家历史上最为和谐的财政协调行动,并极大减少了风险。”

不要浪费一场好危机,这成为森特诺卸任欧元集团主席时给欧元区最好的祝福。他表示,我们不应该允许疫情,最终演化成一个经济危机。这一次危机并不是来自于金融板块,这是与上一次危机完全不同的。所以此次银行和金融业的表现都表现出了耐力。他说地很直白:

“假如长期看来,我们对疫情的应对策略不能换来一个一体化程度更高的欧洲,就是白白浪费了一个好机会。”

欧元集团本身是一个由19位欧元区成员财长组成的非正式组织,主要是财长们用来探讨欧元区一些共同关注的政策难题。但在紧急情况下,各国领导人亦能组成集团。

可就是这个松散的组织对于欧元区经济政策走向影响巨大。

此前,森特诺在4月份出台的欧元区对抗新冠危机的5400亿欧元抗疫紧急援助计划中助力不少。  

这一援助计划中有1000亿欧元用于欧盟委员会推出的劳工保障项目,向企业发放工资补贴以尽量避免裁员。欧洲投资银行将向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提供2000亿欧元贷款担保,作为欧元区国家救助基金的欧洲稳定机制将向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政府提供总额2400亿欧元的低息贷款。

欧元区是一个货币联盟,却说不上是财政联盟,有央行却没有经济部。所谓欧元集团,实际意义更如同一个欧元区财长的工作组,“组长”本身也是一国财长,是否会有利益冲突?同时,因为欧元集团并不对会议发布相关的纪要,透明性也经常受到指责。

森特诺一直努力促成欧元区的银行联盟,一个有共享存款保险系统的银行联盟。但事实证明,在他两年半的任期内,这一设想根本触不可及——因为类似德国和荷兰在内的北欧国家压根就不愿意与南欧的邻居们共担金融风险。

可森特诺还是坚称,现在这种“松散”的架构实际上比正式设立一个机构更为实际,大家并不“投票”,而是更倾向于寻找共识。

单一货币联盟如同一场豪赌

森特诺表示:

“欧盟理事会对经济复苏予以金融支持,促进欧盟成员之间的财政一体化。在此次复苏计划中,最重要的就是欧元区内部要达成共识,要一体化不要分裂。要让76%的欧洲人都支持单一货币——这就如同一场豪赌。”

这次欧元集团又重新提出如何让欧元去从一个经济货币联盟,往前迈一步成为财政联盟的设想。虽然这是一个比银行联盟还要难以实现的想法。

只是这一次的情形与以往不同,欧元区面临很大难题:英国硬脱欧依然可能发生;美国的经济外交政策无从预测,欧元区风险很大,一时间风险无处不在。森特诺说:

“这一次,没有马歇尔计划。我们需要一个真正欧洲的计划,这一次大概需要几年的时间来评估,并修复危机带来的破坏。”

森特诺所提到的马歇尔计划是在二战之后的美国援助计划。当时的欧洲百业凋零,生灵涂炭,工业和住宅成为一片废墟,还有很大一部分还受灾荒的威胁,交通基础设施也尽毁殆尽。

当时全球唯一没有受到极大摧残的地区就是美国。从1945到1947年,美国通过直接的金融援助帮助欧洲经济复苏,而之后的马歇尔计划则是为了重建经济和西欧的精神。

这一次,欧洲所面临的危机必须靠自己走出困境,是考验也是机遇。

森特诺提出了三个重要的话题,这三个话题能得到什么程度的解决将直接决定欧元区的未来。首先,财务规则和经济协作。不仅是公共债务激增,未来利率,通货膨胀和增长率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次,公共财政开支的质量。这将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庞大的投资需求需要和财政可持续性相匹配。眼下的财政规则并没有能够分清哪些可以助益于增长的花销,和其他的预算开支。还要考虑如何增加自身的财务资源。森特诺表示:

“援助的资金会在几年内消耗完,但是因此产生的债务却会跟催我们超过30年。现在看来,要归还这些贷款和援助资金,要么就要提升未来各国对欧盟预算的贡献额,要么只能削减未来的开支。不然,就只能为欧盟提供新的预算来源。”

第三点,就是如何在欧元区内部提升财政和经济政策的协调合作。这也是这一货币联盟遇到最大的挑战之一。欧元集团应该每年都重新讨论投资和改革的要务,只是欧元区始终也没有这样一个财政机制。

财政紧缩好过财政刺激?

森特诺称:

“政府出钱,保证企业继续营业和居民就业,这是财政刺激政策,是一种与财政紧缩完全相反的应对策略。在一个不确定也作用不均的复苏轨道上,不成熟的财政紧缩会破坏之前的所有努力。我们不应该回到一个因缺少信心和协调的财政紧缩政策而产生的负面循环中。”

森特诺是欧洲刺激政策的忠实拥趸,他一直相信财政紧缩政策,会给一个疲软的经济带来更大的破坏力。他的背景是一位经济学家,在2009年金融危机之时,森特诺也是葡萄牙摒弃财政紧缩政策的重要推手,到去年,葡萄牙实现了第一次预算结余。

现在森特诺被视作葡萄牙央行行长的最佳人选。不论如何,他都会坚决支持欧央行现在的宽松货币政策,来应对由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

曾在主权危机时扮演着坏孩子角色的各大银行,这次在疫情中成为稳定性的来源,可是实体经济风险向金融体系蔓延的风险依然很大。欧元区复苏本身也可能影响到银行金融支持的不平衡,减少各国对债务的依靠。

2019年6月14日,欧元区财政部长会议就设立欧元区统一预算机制的框架达成一致意见,此预算机制便是“促进竞争力和趋同性预算工具”(简称BICC),用于满足欧元区内最为紧急的需求,这也是为了成员之间可以进行更深度的协作。

可富裕国家又担心资金会大量流向经济状况较差的国家,不愿意资金用来直接救助陷入债务危机的国家。

新的欧元集团主席将在9日进行选举,新的“船长”将在西班牙经济部长,爱尔兰金融与公共开支改革部长和卢森堡财长中选出,来带领欧元区走出风暴眼。

此时的欧元区,如森特诺所言,需要财长们时刻保持清醒,因为这场危机差点就拖垮了整个欧元区,下一任舵手将会面对的欧元区的局面,只会更加复杂。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TFX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lcxhcs.com/atfx/jinrihuiping/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