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FX张顾问:( 微信/QQ:310717870 ),微信QQ同步,电话咨询:13211511143,欢迎咨询,欢迎分享。
当前位置:ATFX > ATFX市场分析 > ATFX重点数据 > 正文

伊拉克和外国油企的谈判还没完?还有这些国家的减产计划也面临阻滞

欧佩克+减产协议,会成为一张废纸吗?那些无法满足减产要求的产油国该何去何从?

周三,有消息人士指出,在欧佩克+的减产计划中,作为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的伊拉克或拖后腿。伊拉克减产的最大阻力是外国油企不愿配合,尤其是英国石油公司和埃克森美孚等掌握着伊拉克石油工业命脉的巨头。

在经过一番谈判后,有消息称伊拉克已经对外国油企在减产协议中的减产配额做出决定,伊拉克国营油田将承担该国100万桶/日减产配额的一半,其余由外国石油公司承担。其中,伊拉克最大油田鲁迈拉油田(合营油田)将减产9万桶/日至140万桶/日。

然而,外国油企是否同意配合,以及内外交困的伊拉克政府能否有效推进减产计划,都仍是一个大大的疑团。

01消息人士爆料:伊拉克和外国巨头的谈判尚未结束?

根据欧佩克+协议的配额,伊拉克需要将其石油产量削减100万桶/日左右。但伊拉克国有油企巴士拉石油公司(BOC)发言人对路透表示,伊拉克政府尚未就国内主要油田的减产额度分配达成一致。这些油田多数由国际石油巨头运营,包括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公司、埃尼石油公司和卢克石油公司等。

该发言人透露,伊拉克政府和国际石油公司的谈判仍在进行,双方将讨论减产的方式,确保共同利益不受损害。此外,另有消息人士称,虽然伊拉克已经敲定了国内油企和国外油企的减产配额各为50%,但国外石油公司各自的减产额度尚未明确,肯定还会经历一段艰难的谈判过程。

谈判未完成的一个铁证是,伊拉克至今尚未通知其主要客户最新的原油出口计划。按照行业惯例,产油国理应在月初及早向客户公布其产量计划。据路透社报道,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等欧佩克产油大国早已告诉客户将在本月削减原油出口量。

路透分析称,伊拉克向来是欧佩克中反应较慢、减产力度较弱的成员国。鉴于此次减产规模空前,政府很难和外国石油企业达成一致,所以预计伊拉克的减产计划会遇到更多阻滞。

02政府重组或拖慢谈判进程

除了利益冲突之外,伊拉克政府和外国石油公司的谈判中还存在一个不确定因素——内阁重组。

据当地媒体报道,早在疫情爆发和油价暴跌之前,伊拉克就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危机。自去年10月前总理迈赫辞职以来,伊拉克政府至今尚未完成内阁重组,这导致政府2020年的财政预算计划都无法依时推进。

北京时间周四凌晨,有伊拉克议员爆料,伊拉克国会正式就新的内阁进行投票,批准了内政部长和国防部长的任命。然而,伊拉克国会推迟对石油部长任命的投票,原因是议员们没有就候选人达成一致。

油市危机当前,伊拉克石油部却出现如此重要的人事更迭,这让伊拉克政府在与外国巨头的谈判中陷入被动。据路透报道,有与沙特石油部关系密切的行业人士爆料,目前已有两家外国油企明确表示拒绝减产,但面临重组的伊拉克石油部仍没有采取进一步谈判措施。

该消息人士直言,“现在的情况很糟糕”。

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都日前表示,目前讨论个别国家的减产执行率还为时尚早,毕竟减产协议在5月1日才刚刚开始生效。巴尔金都指出,现在最重要的是全面、及时统筹整个减产计划,确保油市恢复供需平衡。

03除伊拉克外,它们的减产计划也面临阻力

虽然巴尔金都暂时对伊拉克与外国能源公司的谈判持观望态度,但他的烦恼可不仅限于伊拉克。

能源分析公司Energy Aspects负责人阿姆里塔•森(Amrita Sen)表示,除了伊拉克之外,目前还有许多欧佩克+成员国无法顺利推进减产计划,而它们的问题都大同小异——最主要的挑战还是来自于政府与国际石油公司关于减产配额的分歧。

阿姆里塔·森表示,除了后勤保障跟不上减产节奏之外,伊拉克、尼日利亚和其他一些产油国都在和外国油企进行艰难的谈判,它们目前只能勉强实行有限的减产。

其中,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目前处境最为艰难。出口数据显示,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目前的减产幅度均达不到欧佩克+最新减产协议的配额要求,但减产幅度已经高于3月31日结束的上一份欧佩克+协议的要求。

根据最新协议,尼日利亚要在5月和6月将原油日产量应控制在141万桶。但研究机构Argus Media的数据显示,按照当前产量推算,尼日利亚5月和6月的原油出口量分别达到156万桶/日和165万桶/日,其中还不包括Akpo凝析油。

一位了解尼日利亚最新出口计划的贸易消息人士表示,尽管尼日利亚已经计划好在5月份大幅削减原油出口量,但仍未达到欧佩克+协议规定的减产幅度。截至目前,尼日利亚石油资源部仍没有对此事作出回应。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尼日利亚来说,油价暴跌、减产受阻还可能带来更深层次的影响。普华永道合伙人、驻尼日利亚首席经济学家安德鲁·内文(Andrew Nevin)表示,如果不能尽快减产并推高油价,未来三到五年内,尼日利亚政府将失去所有石油收入。

交易员预计,本月尼日利亚将有约四分之一的原油无法找到买家,尼日利亚财长Zainab Ahmed坦言油价暴跌和疫情爆发给尼日利亚带来双重噩梦。

而作为非洲第二大原油出口国,安哥拉5月和6月的原油产量和出口量也很有可能超出欧佩克+的产量要求。

根据欧佩克+减产协议,安哥拉在5月和6月应把原油产量削减至118万桶/日,但货运计划显示,该国5月原油日产量预计为127万桶,6月将削减至125万桶左右。

04最终令国际巨头屈服的,可能还是低油价

看到这,我们不禁要问一句:如果外国油企始终拒绝配合,是否意味着欧佩克+减产协议将成为一张废纸?这会不会引发油价的再度崩盘?

彭博分析师指出,最终迫使外国巨头屈服的,还会是低油价。尼日利亚石油工会发言人、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资深职员福兰克·奥比(Fortune Obi)表示,整个石油行业如今都面临绝境,6月和7月可能是危机的顶峰。在此背景下,各大油企必定会进行有序减产,只是减产速度和力度可能不会那么快达到欧佩克+的协议要求。

伊拉克南部油田的开发商则要面对运营成本急剧上升和利润下滑的难题。

据悉,负责开发伊拉克南部油田外国石油公司一般会与伊拉克政府签订服务合同,根据产出支付固定的费用,同时也可以以原油填补部分费用缺口。

如今油价暴跌,伊拉克实施封锁后用人成本急剧上升,这些油企的利润已经跌至谷底。如果油价没有好转,到时候油企将被迫关停油田,以免亏本经营。

数据情报公司Kpler的高级分析师霍玛扬•法拉克沙伊(Homayoun Falakshahi)表示,目前已有一些信号说明伊拉克原油产量将大幅下降。

4月份,伊拉克向印度出口的石油数量下降23万桶至80万桶/日,录得过去几年最大的月度降幅(之一)。要知道,印度可是伊拉克的头号大客户,伊拉克对印度原油出口量大幅下降,足以说明伊拉克国内整体产油量处于收缩状态。”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TFX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lcxhcs.com/atfx/Trading_Central/332.html